首頁 » 他40年為中國捐款4億:我沒有中國血,但我就是中國人

他40年為中國捐款4億:我沒有中國血,但我就是中國人
2023/01/16
2023/01/16

今天講一位傳奇富商的故事,主人公名叫熊德龍,一個響亮又文雅的名號。

他不光有個好名字,還是熊氏集團總裁、國際日報總裁、印尼中華總商會主席……名下光是企業就上百家,產業更是遍布世界各地。

然而最讓他自豪的,是中國父母的養子,是他「客家人」的身份。

前段時間佩洛西竄訪台灣,熊德龍聯合海外華僑強烈譴責,并在自家報紙上大罵其無恥。

這位現年七十多歲的老人依然「憤青」,有人膽敢欺負他的「養父母」,每次他都沖在最前面。

他本人沒有半點中華血統,只是從小會講中國話,從小就懂中國人的溫良。

這段緣分得從70多年前講起,一對廣東客家夫婦收養了一名可憐的棄嬰……

01

熊德龍生于1947年,生母是一個印尼女人,生父則是一名外籍男子。

不幸的是,幾個月大時他便被棄養。

幸運的是,一對來自廣東的夫妻將他收養,一生命運也就此改變。

「我的父母親是來自廣東梅州的客家人,他們刻苦耐勞、樸實善良,對我影響至深。」

這是熊德龍對熊如淡、黃鳳嬌夫婦的介紹和評價。

熊氏夫婦在民國時代下了南洋來到印尼雅加達,靠做一點小買賣維持生計。

在那個戰亂年代,夫妻倆雖不富裕,但生活也還過得下去,自保是問題不大。

只是他們收養了好幾個孩子,熊德龍是家里老小,在他前面還有好幾個姐姐。

單是養育,這份恩情已經比天大,難得的是,熊氏夫婦將孩子們視若己出、諄諄教導。

熊德龍自有清晰記憶以來便從未缺愛,他最寶貴的童年回憶是母親把自己攬入懷中,唱著客家山歌;父親則教他背誦《增廣賢文》,告訴他如何做一個脊背挺直的中國人。

所以,長著一副異域面孔的熊德龍自小就會講客家話、說漢語,即便被小朋友取笑是被撿來的,他也堅信自己是中國人。

此外,熊氏夫婦更懂身教。雖身在海外,他們沒有忘本,一言一行都踐行著客家人歷代傳承下來的優良質量。

有一年臨近年關,家里拿不出錢寄回梅州老家,熊母翻出僅有的一只手鐲拿去典當。

母親告誡幾個孩子說:「再苦再窮,也不能忘祖忘本!」

多年后熊德龍說,自己16歲時早早出來工作,就是想象父母一樣承擔家庭責任,讓家人過上好生活。

只是沒人能想到,一個獨善其身的小理想,最后變得兼善天下般宏大。

02

16歲那年,熊德龍進到一家海綿廠打工。

很快他發現,做實業利潤真高,便宜的原材料一加工價格翻倍。

于是他更加努力工作,用心觀察海綿廠的每一項工作流程。

沒兩年,他拿著自己的積蓄和父母的「投資」,開辦了一個小加工作坊。

就這樣,不足20歲的熊德龍靠著辦海綿廠賺到人生第一桶金。

此后他辛苦打拼十幾年,涉足各個行業,迅速崛起于印尼工商界。

有了能力,熊德龍想起了自己從未去過的「故鄉」,那是父母口中的根。

1978年,熊德龍輾轉香港、澳門,費盡周折第一次回到廣東梅州尋根,見到了自己的祖母。

臨走時,他還去了葉劍英元帥的故鄉雁上村,因為那是父母經常提到的英雄。

回到印尼不久,熊德龍把年邁的父母帶回老家,因為中國人要落葉歸根。

也是那個時候,他認識到家鄉還很落后,需要他的幫助。

一開始是公益性援助,後來是投資建廠,第一家也是海綿廠。

那個年代,越來越多的華人華僑回到國內投資,東南沿海發展勢頭迅猛,但熊德龍把很多錢帶去了幾乎得不到回報的西北、西南,給資金、買設備。

他說,做商人,錦上添花不難,難的是雪中送炭。

在經濟發展靠基礎設施的上個世紀,一聽說需要修橋鋪路,熊德龍從來都是積極參與。

梅州市內有六座有名的大橋:感恩母親的賢母橋,報答恩人邱發明的發明橋,紀念養父的如淡長廊,還有嘉應大橋、劍英紀念大橋、熊德龍大橋。皆是他出資建造。

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熊德龍先后捐資輸送幾千名干部去發達國家參觀學習。

現在國內條件好了,不需要修橋鋪路了,他就把錢捐到教育、醫療、文化發展上去,梅州本地人都知道熊德龍這個名字。

這些年來,熊德龍捐贈的資金高達數億,學校、醫院、博物館,不計其數。

還有最近的,疫情爆發之初,熊德龍第一時間從印尼采購價值數百萬的防護用品送到國內。

令人驚訝的是,熊德龍曾做過中國八個省的政府經濟顧問,是22個城市的榮譽市民。

03

1995年10月1日,熊德龍在美國洛杉磯干了一件非常拉風的事。

國慶節當天,他牽頭在一處廣場升起中國國旗,現場有上萬名華人華僑、留學生觀看。

隨后,他直接租下兩架飛機,拉著一張巨大的橫幅在城市上空環繞,橫幅上赫然寫著「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!」。

只是那時社交媒體不發達,國內沒有多少人知道。

其實早在30年前,熊德龍就把目光投向了中華文化輸出。

在把生意做到美國后,熊德龍發現國外很多媒體一直在刻意抹黑中國,新聞報道與事實嚴重不符。

作為愛國華人,這哪能忍?

1993年,熊德龍直接斥巨資收購讓他賠了數千萬美金的《國際日報》。

然而涉足報業不只是為中國爭得一個發言權。

熊德龍在采訪中講過:「以前辦報是以商養報,賠了3000多萬美元。這幾年來,辦報有贏利了,主要是中國繁榮富強,發行量增大,廣告自然也就上去了。報紙辦好了,提升了地位,方便了經貿,帶動了企業發展,還宣傳了中國,又為人們提供了精神食糧。我們用報紙和企業掙來的錢,再回報社會。」

現實中,他也一直如此踐行,通過文化輸出為發展做貢獻。

這些年來,《國際日報》不斷與美國媒體合作發行專門報道中國的英文專版,還相繼開設多個專欄,還有國內三十多個省、市的專版,遍及祖國大江南北。

其實就連很多城市的本地人都不知道,一直有一個熊德龍投資的報紙在為自己的家鄉發聲。

但熊德龍說:「海外華文媒體是一座橋梁,肩負著讓世界了解中國,讓中國了解世界的任務。」

04

為家鄉奔波了大半生,熊德龍終于覺得自己對得起養父養母,對得起客家人。

他以自己會講客家話,以子女會講客家話、會唱客家民歌為傲。

他還希望子孫后代能代代相傳,不要忘記根在中國,在梅州。

有人說,這個故事的傳奇之處在于,一名棄嬰成了億萬富豪。

也有人說,在于他知恩圖報,功成名就后對家鄉的無私援助。

但益美君覺得,這更在于一名生在異國他鄉的外國人對中華民族的強烈認同,在于念念不忘母親吟唱的民歌,在于從小刻在骨子里的一句句《增廣賢文》。

有時候我們習慣了這片土地的哺育,容易忘記這片土地究竟帶給了我們什麼。

這幾十年里,生活在變好,世界在了解中國,很多人卻忘了根在哪。

講完這個故事,莫名想起《覺醒年代》名場面,辜鴻銘講中國人的精神:

「我們中國人,思想、性格有很多弱點。但是我們中國人身上也有其他民族沒有的難以言喻的東西,那就是溫良。溫良不是溫順,更不是懦弱。溫良是一種力量,是一種同情,是人類智慧的力量。我們中國人之所以有同情的力量,是因為我們完完全全、徹徹底底地生活在一種心靈的生活里。中國人的全部生活,是一種情感生活,是一種來自人性深處的情感,是心靈的激情,是人類之愛。」

正如熊德龍所言:「我沒有一滴中國人的血,但我有一顆百分之百的中國心和一腔百分之百的客家情,我深深地愛著我的中國。」


用戶評論